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交易 交易所 2023-11-23 105

摘要:成立于1971年的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NasdaqStockExchange)与硅谷同一年诞生,这也似乎注定了这个交易市场与科技息息相关的命运。4中国企业的发展速度惊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选择来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希望实现投资者的多元化和国际化,也希望借此帮助企业树立创新品牌形象。...

成立于1971年的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Nasdaq Stock Exchange)与硅谷同一年诞生,这也似乎注定了这个交易市场与科技息息相关的命运。如今纳斯达克果真成为了全球科技公司的大本营,也是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之一,吸引了无数高增长的新兴行业公司落脚。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领航名人馆

尼尔森·格里戈斯

Nelson Griggs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1993年毕业于美国丹尼森大学

1993年任富达投资销售

2001年任纳斯达克美国及亚洲新股

及资本市场副总裁

2010年任纳斯达克亚太区主席

2014年任纳斯达克上市服务副总裁

2017年任纳斯达克交易所总裁

1

与企业达成长期合作关系

全世界最大的两个证券交易所都坐落于纽约,纽约证券交易所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而纳斯达克只有不到五十岁。它是以一个新玩家的角色和颠覆者的身份进入市场的。它有着不同的定位,希望把自己打造成为科技公司的聚集地,也希望被看作创新的代表。当全球各大交易市场都在争相对优质企业抛出橄榄枝时,是什么保持了纳斯达克对新经济长久不衰的吸引力呢?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总裁尼尔森·格里戈斯(Nelson Griggs)将纳斯达克视为创新的发源地,他提到,当世界更多地转向信息时代和以技术驱动发展时,如今即使很多看起来属于传统行业的公司,也选择在纳斯达克上市“因为我们被看作是创新的代名词”。纳斯达克关注在企业发展周期中任何规模的具有潜力的公司,致力于与企业达成长期合作关系。纳斯达克可以先在私募领域帮助企业筹集资金,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企业一起成长,帮助他们达成目标,“上市第一天是非常有趣的一天,那天企业的确筹集了不少钱,但我们更看重我们创造的长期价值。”因为看到了对手纽交所更深厚的资历,为了要有所突破,纳斯达克要提供更深层次的服务模式和更强大的产品。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2

远不止交易所业务的纳斯达克

多数人都对纳斯达克的交易所业务更熟悉,而并未把纳斯达克看作是一个技术推动者。而事实上,交易美国股票和上市部分占纳斯达克总收入来源的比例越来越小。格里戈斯认为他们要发展更多的技术业务“因为交易和上市是一个非常市场驱动的业务,我们有时无法控制结果。”如今美国有超过105家交易所正在使用纳斯达克的技术,许多大型银行经纪人、经销商和监管机构都在使用他们的监控技术。这些技术有很多创新,包括很多人工智能和许多先进技术都被用于跟踪股票以确保适当交易,并且确保买方和卖方得到的信息是最前沿的,能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决策。他们还做了许多在纳斯达克市场交易的公司和客户自己企业的数据挖掘,力求提供高级分析;使用区块链技术在企业从私营公司到成为上市公司的整个过程中去跟踪和交易股票,等等。“我们的许多创新都集中在如何让我们的客户在上市时更加成功。因此,在纳斯达克的所有部门,我们每天早上起床都会思考我们如何能变得更具创新力。”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然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纳斯达克提供的技术也使其它交易所变得更具竞争力。但对此格里戈斯并不感到担心,因为企业会因为某些原因选择来美国上市,这通常意味着他们的故事对美国投资者群体来说更具吸引力。他指出,高增长型的公司很多时候会首选到美国上市,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市场像美国一样热爱增长,并愿意为此带来的风险付出代价。但美国的投资者更偏向于成为股票的短期持有者,因此波动也会大一点。但也有很多情况本土市场是企业上市的合适场所,比如投资者群体喜欢高股息股票或者他们欣赏某个行业,或者一个消费品牌恰好在该国家或那个地区被广泛认可。“因此,我们希望看到我们的交易所客户取得成功,客户还是应该选择最合适他们的地方上市,如果这些客户最终选择在香港或新加坡或其他地方上市,而这些交易所使用纳斯达克交易所提供的技术,那很好啊。”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3

“同股不同权”的坚定支持者

世界各大交易所间的竞争越发激烈,争相抢夺高增长的科技公司。2018年4月香港交易所为了吸引更多创新型科技公司到香港上市,引入了“同股不同权”的安排,允许双重股权结构公司在香港上市,即俗称的“AB股结构”。这种股权结构在纳斯达克早已被接受,有利于处于成长期的企业在直接利用股权融资的同时,避免创始人团队的管理权被过度稀释,从而保障企业的发展。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格里戈斯称纳斯达克是“双重股权结构的坚定支持者”,他认为只要数据被正确披露就可以了,因为“实际上没有人必须购买该公司的股票”,这是投资者的选择,但“双重股权结构可能会给创始人和CEO带来更大的潜能去真正控制公司命运。”许多利用好双重结构的公司非常成功,因为许多公司害怕上市或犹豫不决都是因为他们不想处理投资者不断的干涉,因此双重股权结构将其稍微平衡。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但是格里戈斯强调这必须是一个透明的过程,也要对上市保持高标准。萨班斯-奥克斯立法(Sarbanes-Oxley Act)的颁布把更审慎的上市规则、问责制带回到市场,但同时也不能把上市程序变得过于繁琐。因此在最近几年做了一些努力,其中一个项目称之为“项目振兴”,是针对目前市场用一个标准来衡量所有企业的“今天如果你是一家小型公司,你需要面对与苹果和微软相同的监管要求。”大公司有很多资源来应对这些要求,而小公司要做到符合这些标准要求则更加困难,因此希望推动一些渐进的变化来让市场变得更灵活。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4

中国企业的发展速度惊人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选择来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希望实现投资者的多元化和国际化,也希望借此帮助企业树立创新品牌形象。而展望未来,格里戈斯认为短期内会看到更多的中国企业来纳斯达克上市,但交易规模较小。

领导者:纳斯达克:不只是交易所

谈起中国企业的独到之处,格里戈斯对企业的发展速度惊叹不已,“这些企业从创建到上市的速度非常快,往往平均只需要四五年,而在硅谷的企业平均需要10到12年”。

来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企业往往集中在技术或消费者领域,而今年也有一些金融科技公司。

许多人来纳斯达克上市依然是为了估值,但在纳斯达克看来,他们更加专注于投资者群体的分析和建设,帮助企业每周、每季度了解谁在持有企业的股份,谁应该持有股份“我们有很多深入的分析表明,根据你的公司的资料,这些投资者是你应该见见的,现在是时候考虑进入欧洲了,因为他们现在更喜欢你的故事,因此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与他们一起思考谁是好的投资者群体,以及如何扩大投资者群体。”格里戈斯认为对于企业而言这是十分有益的,因为当企业想再次筹集资金时,有更多的资金池可利用。

5

目前经济增长势头仍然乐观

在全球政治格局动荡的今天,地缘政治已经成为了分析经济格局时必须考虑的因素,当市场动荡时,公司很难上市,会看到更少公司上市,但好在纳斯达克的商业模式自然而然地有所对冲,当波动性增加时,股票交易业务会发展得很好。

有时地缘政治因素甚至比公司基本面更能影响市场。然而格里戈斯并不对这种情况感到悲观“虽然大的背景有很多政治问题正在发生,还有很多地缘政治问题在影响市场,但是如果您考虑美国的背景以及当前的经济状况,我们实际看到的增长是相当不错的。但进入2020,进入到下一个选举得政治周期,就谁也不能预测市场得走向了。”

尽管有些论调认为,回顾历史,衰退几乎每隔七年就会发生,但格里戈斯却认为要对经济衰退何时到来或经济增长何时放缓做出真正的短期预测非常困难。虽然目前独角兽公司快速增长,科技公司的估值很高,格里戈斯仍然认为这与此前的科技泡沫不同,“他们有收入,许多之前在泡沫前上市的公司甚至都没有收入,而现在这些公司拥有真正的大客户,因此,他们在公开市场拥有可比较的公司,并且每个季度都表现得不错。”他坚持,要评判一个IPO是否成功至少需要一年或两年的时间,而不是在IPO发生的前两周时间内“这对公司来说是不公平的,投资者需要消化这些上市公司的资料,评估这些公司需要做什么才能获取成功,他们执行得越好,我们就越有机会看到他们逐渐在市场的表现变得更好。”

6

危机让纳斯达克意识到

差异化路线的重要性

格里戈斯2001年在纳斯达克最高点的时候加入,一加入后就遭遇了互联网泡沫破裂。但也因为这样,格里戈斯懂得了怎么在市场艰难的环境下生存发展。在他看来,反而是市场的崩溃帮助纳斯达克认识到,他们需要一个防卫策略去保证公司的稳定和长久发展。有时候,只要拥有开放的心态,危机可以成为一个契机,帮助企业意识到需要走差异化路线,让自己的业务收入来源和发展更加多元化,也在市场上树立独特的品牌定位。

如今的纳斯达克,除了传统认知中的证券交易所业务,拥有最多上市公司,还成功将自身也打造成了一个出色的全球科技服务提供商,是全球最大的指数提供商、信息提供商和交易技术提供商,拥有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和市场运营能力,积极发展各种业务,发展成为一家成功的科技公司!

编辑:黄雪迪、陈炷晰、巴塔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