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精华记录:大山、王峰、洪蜀宁热议BTC生态投资和创业机会

BTC SPACE 创业 投资 2023-11-23 94

摘要:王峰(Element创始人、万物岛Coach):比特币21年进行Taproot升级让我开始补了课,将过去的SegWit又看了一遍,然后在去年年底我们看到了Ordinals协议的发布,因为我们做NFTmarketplace所以看到同行MagicEden很快就跟进发布了一个比特币版本。...

万物岛:BRC20经历了哪几个关键节点从而促成了如今的火热?

大山(水滴资本创始合伙人、万物岛Coach):我认为最大的一个事情就是taproot,我愿意称taproot升级后的比特币为比特币2.0,我们从22年初就开始布局比特币生态,投了十几个项目,我个人的转折点有两个事件,首先是taproot升级,这在比特币OG圈是非常大的一件事,但是比特币圈子不和媒体打交道,不对外发声,所以大部分圈外人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另外一件事是曾经运营了ETHFans以太坊论坛的阿剑老师,在去年突然将ETHFans改名为BTCFans,我和他也进行了深度交流,所以我看到这么火的一个以太坊生态红人转到了比特币生态,我是不是也要非常慎重的去研究一下比特币生态,后来我也发现了真的有很多宝藏值得大家挖掘,比特币和比特币生态我认为是两回事,比特币生态是严重被低估的。

虽然Ordinals就是用taproot的script path写的,但Ordinals本身不需要taproot升级其实也可以做,只是taproot升级后区块空间变大了,可以一次性写很多东西,而之前一样的东西可能要写到好几个区块里,所以taproot升级导致很多人开始关注比特币生态,他们觉得用taproot的script写起来会更加容易,从而促成了Ordinals的出现,又让更多人注意到比特币生态可以产生新的东西,那么就产生了正循环。这个车轮我认为已经停不住了,我前几天还聊了不少从以太坊Layer2迁移过来的以太坊团队,他们认为在以太坊Layer2做事没有什么前景,想在比特币上做Layer2。

Kiwi(OKX Venture投研负责人):在过去几年里比特币生态虽然有很多技术发展,但是一直没有闲散的资金进来,我最近在土耳其见了很多欧美的大机构,和他们聊起比特币生态时,他们仍然表示不理解,也依然认为还不能进入比特币生态做事情,所以本质上来说比特币生态确实是一个非共识赛道,站到这个视角,我们OKX如果很早布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所以OKX从去年无人问津时就开始做一些比特币相关的基础设施,我们希望不论是交易流动性还是用户层面可以给比特币生态带来一些增量。

万物岛:如何意识到BTC生态潜力,以何种方式跑步入场?

王峰(Element创始人、万物岛Coach):比特币21年进行Taproot升级让我开始补了课,将过去的SegWit又看了一遍,然后在去年年底我们看到了Ordinals协议的发布,因为我们做NFT marketplace所以看到同行Magic Eden很快就跟进发布了一个比特币版本。一个新的资产范式出来的时候会被人无视的,所以我们当时内部讨论也miss掉了,但对我真正产生冲击的还是今年3月份,BRC20上的Ordi高速增长给我带来了很大触动,相比于只看到一个技术的新协议,它带来内心的奔腾感是不一样的。

我们回过头看比特币的开发逻辑,会发现UTXO的账本逻辑和以太坊的账户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看起来很恼火不像以太坊那么好理解,但是我觉得很简洁就像是二进制一样,它追求的是整个架构设计最简单的逻辑,但也正因为底层的简洁导致在上层做应用开发是更困难的,解决比特币的可编程性与可扩展性是很重要的,RGB、BitVM、闪电网络也是我们接下来重点关注的方向,所以我本人对比特币生态的冲动应该大于任何一个我们内部的技术团队与产品经理。Odos(ODOS创始人、万物创造营校友):我其实对于比特币之前的历史没有特别了解,从Ordinals开始进入补课阶段,我的反思很简单,挨打就要立正,当你错过一个几万倍的资产增速机会,就开始思考到底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自己傻了。当时3月份的时候基础设施不完善,使得这件事情可以形成非共识,一旦上了marketplace一定不是现在的这个传播效果。在那个阶段缺少基础设施其实给了这个赛道更加全新的叙事,一个发散的生命周期,才能够留出更多的事情让人们了解它,有时间去发酵。

复盘过去半年从大周期来看,BTC生态刚走完了由情绪或者资金驱动的第一个阶段,而目前BRC20的持币地址依然非常少,我认为这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叙事,一个开新地图的机会,值得让我们在这个时候去参与做一个建设者。

Jeff(RCSV.io创始人、万物创造营校友):在一开始绝大多数的机构和BAYC这些OG们都认为Ordinals就是一个小孩子的玩具,一个开倒车的无意义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义无反顾决定参与Ordinals,就是因为看到这个生态里的用户和builder身上散发着那种很早起朝阳行业的光芒,所有的用户都自发性的去建立社区,不断的开space和写文档教大家怎么去使用,解决大家的困惑和问题,所以如果能回到这种状态再次创业的话,我觉得就算赚不到钱让我再感受一次年轻的感觉也是很棒的。

Kiwi(OKX Venture投研负责人):站到投资机构视角去理解为什么我们要进入比特币生态,最直观的一个数据就是WBTC,它的FDV在60亿美金,在牛市最高达到第六名,所以比特币拔一根腿毛就可以打赢其他的生态,WBTC本质上是一个桥用于让比特币的持有者跨入其他生态,但比特币的持有者本身是很保守的,桥的价值代表了这些人对Defi的需求, 大家通过桥进入比特币生态玩Defi则表明了对比特币生态的不满,如果这些需求能够在比特币生态得到原生的解决,那其实对比特币的扩容有非常强的需求,而一个生态如果有了Defi,则自然需要结合NFT、游戏等,也就会有更多的新用户被带进来,这些都是我们为什么看好比特币生态,以及比特币做原生扩容方案的原因。所以比特币的状态特别像以太坊在2019年底各种Dex爆发的时候,所以现在是比特币的Uniswap时刻。

万物岛:除了BRC20,BTC生态还有哪些正在蓬勃发展的领域?

洪蜀宁(Researcher of BTC):比特币本身的技术架构设计是非常先进的,可以说整个区块链都是在炒比特币的冷饭,但为什么现在大家会觉得比特币沉寂了一段时间呢,我认为主要是17年的硬分叉,这对整个比特币生态是一次巨大的打击,当时分为大区块派和小区块派,大区块派在技术上是很激进的,后来又衍生出了BCH和BSV,Ordinals本质上是一种彩色币,这个思想就是来自BSV。最后是小区块派赢得了分叉的战争,但也导致比特币生态变得非常保守,大家普遍认为大区块派错了,错的原因是他们太激进过于创新,而比特币应该就仅仅是一个货币,或者数字黄金,不需要去做复杂应用,这也导致比特币在17年后在技术上的沉寂,而正好16年以太坊开始兴起,应用蓬勃发展,所以这样的一个时间窗口导致比特币拱手将区块链应用让给了以太坊。以太坊生态经历这7年高速发展后,陷入了一个可扩展性的困境,找不到下一步发展方向了,这时候又刚好比特币taproot落地后促成了Ordinals的发展,很巧又是一个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一涨一落。

比特币生态一方面是比特币自己的技术升级,包括taproot、SegWit、闪电网络,其中闪电网络是非常伟大的创新,如果将比特币比作美元,那比特币一层就是美联储,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去美联储开户,所以必须要有银行体系Swift,闪电网络则就是这个Swift,闪电网络目前的设计是4000万TPS,但我认为依然不够,以后闪电网络整个架构要做扩容,但是更多的TPS必然也会带来更多的通道开关,自然压力也就传导到了比特币一层,从而逼着一层也要扩容走大区块,所以可能是这样的一个发展推演逻辑。

第二类技术就是侧链,也被以太坊借鉴过去产生了大量的侧链,侧链一直在蓬勃的发展,尤其是16年Rootstock提出了drive chain为标志达到了高峰,如果drive chain能够实施,那在比特币上实现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是很完美的解决方案,但drive chain要对比特币进行分叉,导致社区至今没有接受这样的方案,所以侧链至今依然没有一个完美能够实现去中心化的路径。

第三类则是前不久刚提出来的BitVM,这在理论上是一个很完美的方案,可以实现高度可扩展性,极高性能,且图灵完备,并且在Layer1上就可以实现的比特币扩容解决方案,可惜BitVM目前也只是具有理论上的可行性,很长时间内都比较难落地。

还有一些其他的尝试,比如把以太坊Rollup的方案搬过来的,我个人认为这种注定会失败,因为以太坊和比特币本身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架构,完全照抄以太坊走过的路是不行的。

最后一种就是模仿闪电网络,不在链上进行,而是将智能合约全部放在链下解决,从而规避了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问题,目前比较成功的就是RGB,利用比特币作为链下智能合约计算的安全承诺,再和闪电网络结合,就可以实现高度可扩展性的智能合约体系,第一层比特币,第二层闪电网络,第三层RGB,这是非常有想象力的未来,一旦成功就可以将整个数字经济建立在比特币之上。

万物岛:BTC生态的发展是否在照搬以太坊重复造轮子、有哪些独到之处或以太坊做不了的事情?

王峰(Element创始人、万物岛Coach):首先,我们还是要看到去年Ordinals以及BRC20系列资产协议的问世,以及L1上Atomical协议以及L2上Taproot Assets等更多资产协议的陆续涌现,已经大大繁荣了今天的比特币生态,市场明显活跃起来。以前,只有少数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和加密货币技术爱好着参与和关心比特币网络,现在更多的普通个人投资者加入进来了。像期待已久的大型网络游戏开了第一组测试服务器,市场上的玩家多了,刺激了机构投资者和开发者的关注和兴趣。

加密货币领域,夯实新协议资产共识,逐步完善交易服务,是前提和基础。比特币生态要起来,这一步必须要走的。和谈不上重新发明轮子。比特币网络要先做好金融领域应该做的事情,没有创造原生资产是不行的,没有投资者参与的热情是不行的。所以,不能小看Ordinals/BRC20的里程碑意义。

虽然比特币和以太坊网络都基于分布式账本和加密的概念,但它们在技术规范方面有很大不同。比特币作为数字黄金,本质上是聚焦于货币和交易,附加到比特币网络交易的数据,则是用于记录货币交易信息的。而以太坊网络的定位,是为dApp应用程序提供去中心化服务网络,比如EVM和Solidity,能创建智能合约,以此构建各种应用程序以及他们之间的彼此交互。基于最强的加密货币共识性(数字黄金)、最去中心化的安全性(POW),比特币在所以加密货币系统中拥有绝对优势。

理论上,唯有比特币才最有可能打破Swift垄断,最有机会接棒全球化的数字金融服务网络。站在中本聪的初心上,比特币作为打破主权货币本位格局的潜力和意义,远远大于SpaceX挑战美国国家航天局,Tesla颠覆传统汽车产业。

洪蜀宁(Researcher of BTC):比特币生态发展不应该照搬以太坊路径。第一,以太坊多年的摸索有着很多经验和教训,比特币生态完全可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避免重走弯路;第二,比特币底层技术架构与以太坊有着天壤之别,比如RGB的客户端验证智能合约,跟以太坊的矿工验证“智能合约”是完全不同的范式,在其上构建的应用应该也是完全不同的模式;第三,比特币的闪电网络具有几乎无限的可扩展性,这是以太坊所不具备的,基于这种无限可扩展性可以实现超高性能的应用,完全可以将web2的大部分应用及其用户迁移到比特币上来,创造出更富有想象力的商业模式。

大山(水滴资本创始合伙人、万物岛Coach):这个问题某种程度上问得不对。比特币上有比以太坊早的token-btc,有比ERC20-USDT更早的稳定币-omniUSDT,比crypto kitty更早的NFT-cryptopunk,也早就有各种非图灵完备的合约,例如HTLC,RSMC等,所以不能说现在大家在比特币生态上发展应用,是重复造轮子。只能说过去的一些年,btc生态发展的太默默无闻了,被大家关注的太少了。btc其实一直有自己的发展路线,现在的热度,不过是在比特币软分叉升级,很多技术取得了突破之后的正常反应。当然,在过去的一些年,以太坊也为比特币积累了宝贵的试错经验,值得比特币生态去学习,这一点不能否认。 btc能做的很多事情,以太坊是做不了呢,比如utxo带来的隐私性是基于账户模式的以太坊网络没法比的,比如闪电网络的极高性能,是不管以太坊L1 2 还是3都无法望其项背的,ordinals,RGB,bitVM,这些都是btc独有的。而以太坊L2,在解决好数据存储问题后,就都可以迁移到比特币网络中。综合起来,以太坊能做的,理论上比特币都可以做,反之却不行。

Jeff(RCSV.io创始人、万物创造营校友):“历史不会重演,但总有惊人的相似”,任何一个生态的基础设施,一定都会再做一遍这毋庸置疑,比特币的独到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我们之前在以太坊做过链上引擎,希望“以模块的可组合性,让开发者可以快速创新”,但以太坊的内容并不是在链上,也不开源,最好的情况也需要包裹一层智能合约。而Ordinals的“互操作性”和“可组合型’是天然的,任何人开发的模块(无论是游戏还是应用),都可以被其他开发者拿来递归和二次开发。包括ETH说的”Client Agnostic“,在BTC才能更Native的实现,因为内容都在链上,谁去索引/渲染这些内容就不重要了。包括,为什么只有Ordinals会出现各种协议频出的情况?也是因为其开源和上链的特性。

Odos(ODOS创始人、万物创造营校友):我觉得是形似而神异。一方面,brc20、btc nft这些对标以太坊的erc20跟nft,闪电网络等对标以太坊的layer2,ordinals和atomics协议对标smart contract,你会看到路径上的相似性。另一方面,在每一个阶段又会看到一些技术路径或者说实现方式的差异化,而这种差异化是会带来新叙事跟新模式的。

比如brc20的出现,他是一个可以存储富媒体文件的标准格式token,既不是fungible token,也不是non-fungible token,他有ft一样的流通便捷性,版权复印件没有特征值,可以像代币一样流通交易,另一方面又有nft可承载更多内容和ip的可能性,因此是新的资产范式,会带动新的创业可能。那往大一点说,比特币生态相比以太坊生态的新叙事,我觉得有两点。

第一点是资产发行的去项目方化,过去在以太坊生态,项目是跟着项目方走的,一旦项目方干不动了,或者rug了,项目以及项目发行的资产就会面临跳水甚至归零,即便是龙头也不例外,Azuki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但在比特币生态,由于Ordinals上的资产很多都是无主资产,像brc20代币,部署者甚至自己都没有铸造或者占比非常小,但因为社区共识和情绪主推使得它拥有了一定的用户基础跟流动性基础,而这其中会长出一些被赋予更大内涵的资产,比如代表ordinals生态龙头的$ordi,号称用比特币超越比特币的最大的meme $sats,元宇宙龙头的bitmap,他们都不是被某个项目方控盘的,但却吸引了众多开发者跟社区去围绕他们建设,unisat选了$sats作为swap的gas币,一众团队围绕bitmap开发新应用等等,这就形成了「项目方围绕项目」或者说「项目方围绕资产」做事的新范式,这样一来,每个板块的龙头资产不会被单一项目方所裹挟,也就是实现了去项目方化所带来的反脆弱性。

我个人是3月底接触ordinals协议的,但直到9月在新加坡见到Casey才知道原来这个低调的老哥就是ordinals的发明人,我在想如果哪天他在互联网上失联几个月,恐怕这个生态不会有什么发展阻力,但你能想象vitalik失联3个月嘛?以太坊估计要来一波大跳水,这就是新叙事的变化。

第二点是真正意义上的全链应用,过去在以太坊上大家冲的小图片其实都不是链上资产,大部分都只是存在AWS,然后把存图片的链接上链,后来有了AR,但还是很不牢靠,而比特币上的小图片也好,元宇宙土地也好,是真的就在比特币上面,并且借助递归铭文技术,能实现更丰富的功能,理论上你可以把一套编程语言或者说一个游戏都拆碎了传到比特币上,然后递归方式实现全链游戏跟全链上开发,这就很性感,以太坊的全链游戏是伪命题,比特币才是真正具备长出全链游戏土壤的环境,递归铭文的可能性我觉得是被低估了的,随着行业的发展可能会看到更广泛的应用。

至于纯技术角度,其实没什么你能做我不能做的,以太坊上也有铭文,也有eths,技术上这个行业没啥不能抄的,但行业还是尊重先行者,而且创新一旦在一个地方开启,就大概率会在一个地方持续聚集,因此你(eth)可以模仿我(btc)的外形,但学不来气质,大概是这么一个感觉。

万物岛:BTC生态最急需解决的大问题是什么?接下来想象力与发展方向在哪?

大山(水滴资本创始合伙人、万物岛Coach):目前比特币没有面临什么问题,问题都是其他公链的。比特币就这么按部就班的发展目前的技术,等着越来越多的人想明白就好。越早想明白,越早受益。唯一遗憾的是,很多新进行业的资本因为对比特币理解不够,又加上很多所谓的web3应用确实是以太坊上先诞生的,于是很多人误以为 “搞web3=在以太坊上做应用”,这种想法误导了很多新人。比特币的市值已然是以太坊市值的接近20倍了,比特币生态未来比以太坊更繁荣,也是完全可以预期的。当然,这不意味着以太坊没前途,在某些细分领域,比如DeFi,以太坊完全可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但具体到web3的大部分应用,我认为将来都会跑在闪电网络,Nostr,或者RGB上,毕竟,比特币的账本是最安全的。

王峰(Element创始人、万物岛Coach):过去十三年,因为非常迷一样的历史原因,比特币不可能有类似以太坊基金会那样的类似集团总部化的组织,所以,其生态的发展当然也就是完完全全去中心化,是自发自觉的。早期产业生态中的主角,仅仅是算力提供商和矿工。这当然是比特币价值的独特性,但也是其发展缓慢的原因。

投资者和创业者,完全可以更多主要聚焦在推动闪电网络这样的二层解决方案上的工作,更加积极地推动基于其上的交易服务系统的构建。时不我待,目前,以太坊上任何一个Layer2方案商拿到的钱都远远多于比特币网络整个生态,这个局面,无论怎样都要做出改变了。这是很好的机会,应该推动让更多的资金,更多的开发者参与进来。

洪蜀宁(Researcher of BTC):我认为比特币生态当前面临最大的问题有相辅相成的两点。一是要树立长期主义观念,抵制以太坊生态习以为常的短线思维、投机思维和割韭菜思维模式;二是要树立商业模式观念,抵制比特币社区固有的原教旨主义、唯比特币主义、“No Shitcoin”主义。在唯一的储备货币BTC基础上,大量引入真正具有内在价值的证券型代币和实用型代币而非毫无价值的MemeCoins,才能诞生出丰富的商业模式,从而吸引大量的企业家在比特币链上构建有意义的应用,这些应用也将反哺BTC,为BTC提供价值基础。任何经济体系只有建立在为用户创造实际价值的基础上才可持续,比特币生态建设必须始终坚持这一点,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简单地发个币、喊个单、拉个盘。

Jeff(RCSV.io创始人、万物创造营校友):最大的问题显而易见是BTC一层的性能问题,所以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扩容方案,包括了对虚拟机的支持,稳定币和跨链桥,以及如何保证不丢失比特币的原生特质。我觉得最大的机会还是在”一层的资产或应用“+”二层的基础建设“,一层永远是资产的最大机会,所有诞生在二层的资产从出身上就低人一等,以及一层资产的很多应用比如数据/内容/社区/交易,一定都是机会并且现在很稀缺。二层的基础建设也是大的风口,毕竟资金的溢出是明确的,就看谁能承接到这些溢出。

Odos(ODOS创始人、万物创造营校友):我觉得最急需解决的是拥堵问题,我不担心模式创新上的问题,但拥堵问题的解决究竟最后是透过怎样的技术路线实现,关注这个能更好的把握住行业增量资金的风向,如果我是一个投资人我会在这个阶段广撒网,买赛道,看好的细分方向现在认真build的团队都投一遍,因为β实在太大了,今天oridnals生态活跃用户也就5万人上下,比特币钱包用户却有超过5000万,千分之一的比例,游戏才刚刚开始,而作为创业者,这时一定要对于新资产和新模式时刻保持关注,要有自己专注的业务方向,但不要死抠细节闭门造车,在合适的时间要顺应市场变化灵活调整。

万物岛:感谢Coach与校友近三小时的碰撞,期待在万物创造营S3 BTC studio再相会!

One more thing:万物创造营CreatorCampS3(第三季)即将在万物岛社区开启报名与推荐,本季首创Camp+Studio模式、核心Coach亲自lead特色赛道工作室,您可扫码咨询BTC Studio合作或报名事宜,还可“阅读原文”填写S3入营申请表,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相关推荐